蟑螂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山远水长平野阔观景观鸟观少年北疆观鸟旅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皮肤病医院医师 http://pf.39.net/bdfyy/bdfjc/150720/4659317.html

▲封面摄影/娄方洲

小关按:北疆经典观鸟路线综合来看自是5月中下旬到6月上旬鸟况最佳。到了7月,鸟较不活跃,吃住行成本高,蚊虫也较多,不过对于学生和老师来说,7月初选择这条线路算是退而求其次了。今年暑假,我们为不能5/6月出游的大小朋友们开启北疆路线。一路欢声笑语,收获也还算可以:白头硬尾鸭,疣鼻天鹅,角鸊鷉,草原雕,靴隼雕,棕尾鵟,西红脚隼,黄爪隼,卷羽鹈鹕,领燕鸻,欧夜鹰,西红角鸮,纵纹腹小鸮,小苇鳽,黑浮鸥,黄脚银鸥,渔鸥,流苏鹬,小滨鹬,斑尾林鸽,欧鸽,黄喉蜂虎,蓝胸佛法僧,黑啄木鸟,白翅啄木鸟,小斑啄木鸟,黑额伯劳,红背伯劳,粉红椋鸟,寒鸦,白背矶鸫,新疆歌鸲,宽尾树莺,赛氏篱莺,漠地林莺,灰眉岩鹀,灰颈鹀,圃鹀等。回到北京没几天,就看到胡老师的这篇文章,本来躺着欣赏大作的我,是正襟危坐看完的。其中的很多感想也是我们一直想说的:出门观鸟,大家每个人的观察方法和角度都不同,在不影响他人的前提下,收获到属于自己的快乐最为重要!话不多说,咱们还是看胡老师的大作吧~▲小苇鳽摄影/刘宇轩山远水长平野阔观景观鸟观少年——北疆观鸟旅行杂记年7月15-24日,我有幸参加了小关老师组织的北疆观鸟旅行团,从乌鲁木齐集结出发,途经石河子-克拉玛依-乌尔禾-福海-北屯-阿勒泰-布尔津-吉木乃-冲乎尔-哈巴河-团-奎屯,最后回到乌鲁木齐解散,行车里程超过千米。真是不到新疆不知中国之大,花了10天才转了它西北角上小小的一个角落。一路上大西北的风光从窗外掠过,鸟儿的倩影在天地间闪现,少年们的欢笑声不绝于耳。▲草原石城摄影/韩乐飞虽然参加的是专门的观鸟旅行团,但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“严肃认真”地观鸟。我从未想过成为一个“高水平”的观鸟者,今后也不会。我对“加新”没什么追求(当然,在新疆遇到的野鸟绝大多数都是我从未见过的新种),对于难得一见的“稀罕鸟”也没有特别的渴望。我只是喜欢观察那些容易看清的,特别是长着彩色羽毛的小家伙,欣赏那种哺乳动物不可能拥有的美丽,看看是不是还能巧遇它们有趣的行为。今年暑期同时段的观鸟旅行招募有几个,地点还有青海和川西,气候上都比新疆舒适凉爽,我偏偏选择新疆,最主要的原因是——我从未到过这个省区,这是我在中国境内还未涉足过的最后3个省区之一。我想到那个地球上离海洋最远的地区转一转,体会一下温带大陆性干旱半干旱气候的盛夏。▲乌伦古湖的水鸟乐园摄影/韩乐飞小关老师的团向来抢手,我本以为能够候补成功只是幸运。后来才知道,我是报名者中唯一没被“劝退”的成年人(别跟我抬杠说够18岁就算成年,主要还得看气质),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团里唯一单飞的大人。其实小关老师的招募通知写得明明白白,“为满足广大观鸟爱好者的需求,我们特意在今年暑假期间为学生单独开启北疆线路。”报名后小关老师又特意打来电话说明,7月并非新疆观鸟最佳时期,鸟况不如5月,此团14位成员中有9个孩子……闻听此讯,我又萌生了此行的另一个目标,观察少年们的行为——别误会,我是想了解一下,如此这般投身于自然的孩子,行为处事会不会与其他同龄人有所不同……所以,在长达一个月的准备时间里,我没有读任何新疆鸟类的书籍,倒是预习了新疆的行政区划,自然地理,还翻出《中国国家地理》年1月的新疆专辑,并且抽时间读了一遍《林间最后的小孩——拯救自然缺失症儿童》。观景在新疆,冰川融水从高高的雪峰流下,在山间汇集成大大小小的河流,绝大多数最终消失在茫茫沙漠,但每一条河流都是一条绿色长廊,滋润出一个个柳暗花明的绿洲。在新疆,从来不缺土地,缺的只是水。所以这次旅程,我一直在看水,在思考水。从根本上讲,是地理位置和地貌环境决定了气候,进而决定了生态系统类型和生物类群,决定了我们能看到什么鸟……夕阳洒满整个夜晚此行团队成员各有目标,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